移动版

主页 > MG电子 >

把金融活水向乡村引流

周 报

杂 志

人民日报 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欢迎您:用户ID名称

往期回顾

人民网检索

《人民日报》数字报取消收费的通知

返回目录


把金融活水向乡村引流 ——世界储蓄与零售银行协会第一届农村普惠金融研讨会侧记 丁 艺

《 人民日报 》( 2017年12月18日   13 版)

把金融活水向乡村引流

 

  参会嘉宾在邮储银行网点参观。
  资料图片

 

  “当前我国农村普惠金融工作取得较大成效,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农村现代化提供了重要基础。”在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近日承办的世界储协第一届农村普惠金融研讨会上,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介绍,截至2017年9月末,全国涉农贷款余额30.6万亿元,占各项贷款比重为25.6%;农户贷款余额近8万亿元,同比增长14.9%,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发放精准扶贫贷款余额3000多亿元,贷款覆盖740余万人,人均贷款余额4万元。

  普惠金融,是指以可负担的成本为有金融服务需求的社会各阶层和群体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特别是让边远地区、农村地区的居民和低收入人群也能享受到最基本的金融服务。农村普惠金融发展现状如何?又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世界储蓄与零售银行协会和来自全球15个国家的20多家金融机构共同探讨。

  普之城乡 惠之于民

  拥有近4万个网点、15万个助农取款点、10多万台自助设备在内的实体网络,覆盖了中国(除港澳台之外)近99%的县域农村地区,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积极践行“普之城乡、惠之于民”的理念,在普惠金融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做好普惠金融是社会各界共同的责任使命,需要金融机构有坚定的社会担当。近年来中国金融业大力发展‘三农’金融,不断提升扶贫金融服务的精准性和有效性,让每一个需要金融服务的贫困人口享受到现代化金融服务的目标正逐步实现。”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行长吕家进说。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一局局长赵阳介绍,近年来,我国积极推动深化农村金融改革,不断完善扶持政策,积极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创新的力度。无论是推进的深度和广度,都有显著提升,也取得了较好的成效。

  近两年,邮储银行三农金融事业部改革的全行推广工作在各地有序推进,有27家邮储银行三农金融事业部分部先后成立,已经初步形成专业化为农服务体系。2016年,国家开发银行和农业银行成立了扶贫金融事业部,发行金融债,加大了信贷资源对脱贫攻坚的倾斜力度。2015年,经国务院批准,财政部、农业部、银监会共同致力于构建覆盖全国的政策性农业信贷担保体系。“全国农业信贷担保体系建立以来,新增担保额300多亿元,担保项目2万多个,担保费率在1%—2%之间,普遍低于市场平均担保费水平。”赵阳说。

  世界储蓄与零售银行协会总监德克·斯麦特认为:“中国在农村普惠金融方面是走在世界前沿的,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农村普惠金融难点在哪

  农村各类主体对金融服务的需求正在日益增长,但也面临不少挑战。Abdul Latif Jameel扶贫实验室政策研究员萨曼莎·卡特认为,世界农村普惠金融普遍存在两个挑战,高成本的交易和有限的信息。“对于金融服务来讲,农村地区的单笔交易金额较小,对于银行来说很难覆盖成本;其次,农村可能没有足够的抵押质押品,如何评估他们的征信也存在困难。”

  我国推进农村普惠金融发展主要遇到的难题有哪些?中国银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用三句话概括:农村地区特别是农户贷款,贷款难、贷款贵、贷款慢的现象依然存在;农村地区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和金融生态环境差的状况依然存在;部分农村地区金融服务空白,服务不充分、竞争性不够依然存在。

  除农林牧渔传统的产业需求以外,近年来快速发展的农村新业态,如乡村旅游、健康养老、农村电商等,也亟须得到金融资金的支持。

  随着农村经济产业链和价值链不断延伸,农村的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发展,将为农村普惠金融的发展提供广阔市场空间。据介绍,邮储银行从传统农户小额信贷起步,逐步加大金融产品创新力度,目前已经形成了农户贷款、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贷款、涉农商户贷款、县域涉农小微企业贷款和农业龙头企业贷款等5条产品线,实现了对所有涉农市场主体的全覆盖。针对各地农村差异性大的问题,邮储银行还因地制宜地创新抵质押担保方式,先后将大型农机具、大额农业订单、涉农直补资金、土地流转收益等纳入抵质押物范围。

  此外,针对“三农”有效抵押担保物匮乏、风险偏高等难题,邮储银行搭建“银政”“银协”“银企”等合作平台,“比如我们与政府合作,由政府提供风险补偿资金,银行按比例放大贷款规模,缓解农村抵押担保难;与龙头企业合作,为全产业链提供金融服务,并利用产业链优势控制风险;与保险、担保合作,多方分担风险损失。”邮储银行副行长邵智宝说。数据显示,5年来,邮储银行累计发放个人经营性贷款超过2万亿元,有效缓解了“三农”融资困难。截至2017年9月末,邮储银行涉农贷款余额超1万亿元。

  数字化普惠金融是趋势

  如何从根本上破解普惠金融“风险大、成本高、收益低”的难题,提高市场覆盖率和渗透率,推进普惠金融实现商业可持续发展?不少与会嘉宾认为,发展数字化普惠金融很关键,利用互联网大数据等信息技术,降低农村低收入人群金融服务的成本。“各国金融机构应顺应数字化发展趋势,将移动互联、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新技术与普惠金融深度融合,以数字技术驱动普惠金融发展模式创新。”吕家进表示。

  “根据在非洲的经验,生活在乡村地区的人们可能只愿意走两公里将钱存到银行。在非洲地区有多少农村能在两公里到达网点?这就需要考虑其他网点类型。传统的银行网点和代理银行网络可能触及20%的人口。要触及更多人口,就要使用手机,因为手机可拓展服务网络。在坦桑尼亚等国,使用手机能将触及率从25%提高到60%。”德克·斯麦特说。

  中国农业银行副行长康义介绍,中国农业银行正将互联网金融服务“三农”作为全行的“一号工程”,打造“惠农e通”平台,融合网络融资、支付结算、农村电商三大功能,“农行农户网络融资贷款余额超过100亿元,平台上线商户达145万户,交易金额超过2200亿元。”

  如何解决农村贷款风险大、农户贷款还不了的问题?李均峰认为,要完善风险分担管理机制。农村普惠金融业务应坚持成本可算、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服务原则。目前在风险分担方面主要做法有:通过担保、保险增信,建立地方风险补偿基金,以及一些地区和银行采用的风险熔断机制。

  “各国政府和金融机构应更加关注小微企业、农民、低收入人群等弱势群体,不断完善普惠金融顶层设计,开展精准扶贫,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使各国人民共享世界经济增长红利。金融机构应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积极践行普惠金融发展理念,在授信政策、定价管理、资源投入等方面给予差异化倾斜,努力构建多层次、大众化的普惠金融产品线,着力提升综合服务能力。”吕家进说。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当前我国农村普惠金融工作取得较大成效,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农村现代化提供了重要基础。”在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近日承办的世界储协第一届农村普惠金融研讨会上,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介绍,截至2017年9月末,全国涉农贷款余额30.6万亿元,占各项贷款比重为25.6%;农户贷款余额近8万亿元,同比增长14.9%,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发放精准扶贫贷款余额3000多亿元,贷款覆盖740余万人,人均贷款余额4万元。

  普惠金融,是指以可负担的成本为有金融服务需求的社会各阶层和群体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特别是让边远地区、农村地区的居民和低收入人群也能享受到最基本的金融服务。农村普惠金融发展现状如何?又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世界储蓄与零售银行协会和来自全球15个国家的20多家金融机构共同探讨。

  普之城乡 惠之于民

  拥有近4万个网点、15万个助农取款点、10多万台自助设备在内的实体网络,覆盖了中国(除港澳台之外)近99%的县域农村地区,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积极践行“普之城乡、惠之于民”的理念,在普惠金融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做好普惠金融是社会各界共同的责任使命,需要金融机构有坚定的社会担当。近年来中国金融业大力发展‘三农’金融,不断提升扶贫金融服务的精准性和有效性,让每一个需要金融服务的贫困人口享受到现代化金融服务的目标正逐步实现。”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行长吕家进说。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一局局长赵阳介绍,近年来,我国积极推动深化农村金融改革,不断完善扶持政策,积极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创新的力度。无论是推进的深度和广度,都有显著提升,也取得了较好的成效。

  近两年,邮储银行三农金融事业部改革的全行推广工作在各地有序推进,有27家邮储银行三农金融事业部分部先后成立,已经初步形成专业化为农服务体系。2016年,国家开发银行和农业银行成立了扶贫金融事业部,发行金融债,加大了信贷资源对脱贫攻坚的倾斜力度。2015年,经国务院批准,财政部、农业部、银监会共同致力于构建覆盖全国的政策性农业信贷担保体系。“全国农业信贷担保体系建立以来,新增担保额300多亿元,担保项目2万多个,担保费率在1%—2%之间,普遍低于市场平均担保费水平。”赵阳说。

  世界储蓄与零售银行协会总监德克·斯麦特认为:“中国在农村普惠金融方面是走在世界前沿的,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农村普惠金融难点在哪

  农村各类主体对金融服务的需求正在日益增长,但也面临不少挑战。Abdul Latif Jameel扶贫实验室政策研究员萨曼莎·卡特认为,世界农村普惠金融普遍存在两个挑战,高成本的交易和有限的信息。“对于金融服务来讲,农村地区的单笔交易金额较小,对于银行来说很难覆盖成本;其次,农村可能没有足够的抵押质押品,如何评估他们的征信也存在困难。”

  我国推进农村普惠金融发展主要遇到的难题有哪些?中国银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用三句话概括:农村地区特别是农户贷款,贷款难、贷款贵、贷款慢的现象依然存在;农村地区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和金融生态环境差的状况依然存在;部分农村地区金融服务空白,服务不充分、竞争性不够依然存在。

  除农林牧渔传统的产业需求以外,近年来快速发展的农村新业态,如乡村旅游、健康养老、农村电商等,也亟须得到金融资金的支持。

  随着农村经济产业链和价值链不断延伸,农村的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发展,将为农村普惠金融的发展提供广阔市场空间。据介绍,邮储银行从传统农户小额信贷起步,逐步加大金融产品创新力度,目前已经形成了农户贷款、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贷款、涉农商户贷款、县域涉农小微企业贷款和农业龙头企业贷款等5条产品线,实现了对所有涉农市场主体的全覆盖。针对各地农村差异性大的问题,邮储银行还因地制宜地创新抵质押担保方式,先后将大型农机具、大额农业订单、涉农直补资金、土地流转收益等纳入抵质押物范围。

  此外,针对“三农”有效抵押担保物匮乏、风险偏高等难题,邮储银行搭建“银政”“银协”“银企”等合作平台,“比如我们与政府合作,由政府提供风险补偿资金,银行按比例放大贷款规模,缓解农村抵押担保难;与龙头企业合作,为全产业链提供金融服务,并利用产业链优势控制风险;与保险、担保合作,多方分担风险损失。”邮储银行副行长邵智宝说。数据显示,5年来,邮储银行累计发放个人经营性贷款超过2万亿元,有效缓解了“三农”融资困难。截至2017年9月末,邮储银行涉农贷款余额超1万亿元。

  数字化普惠金融是趋势

  如何从根本上破解普惠金融“风险大、成本高、收益低”的难题,提高市场覆盖率和渗透率,推进普惠金融实现商业可持续发展?不少与会嘉宾认为,发展数字化普惠金融很关键,利用互联网大数据等信息技术,降低农村低收入人群金融服务的成本。“各国金融机构应顺应数字化发展趋势,将移动互联、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新技术与普惠金融深度融合,以数字技术驱动普惠金融发展模式创新。”吕家进表示。

  “根据在非洲的经验,生活在乡村地区的人们可能只愿意走两公里将钱存到银行。在非洲地区有多少农村能在两公里到达网点?这就需要考虑其他网点类型。传统的银行网点和代理银行网络可能触及20%的人口。要触及更多人口,就要使用手机,因为手机可拓展服务网络。在坦桑尼亚等国,使用手机能将触及率从25%提高到60%。”德克·斯麦特说。

  中国农业银行副行长康义介绍,中国农业银行正将互联网金融服务“三农”作为全行的“一号工程”,打造“惠农e通”平台,融合网络融资、支付结算、农村电商三大功能,“农行农户网络融资贷款余额超过100亿元,平台上线商户达145万户,交易金额超过2200亿元。”

  如何解决农村贷款风险大、农户贷款还不了的问题?李均峰认为,要完善风险分担管理机制。农村普惠金融业务应坚持成本可算、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服务原则。目前在风险分担方面主要做法有:通过担保、保险增信,建立地方风险补偿基金,以及一些地区和银行采用的风险熔断机制。

  “各国政府和金融机构应更加关注小微企业、农民、低收入人群等弱势群体,不断完善普惠金融顶层设计,开展精准扶贫,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使各国人民共享世界经济增长红利。金融机构应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积极践行普惠金融发展理念,在授信政策、定价管理、资源投入等方面给予差异化倾斜,努力构建多层次、大众化的普惠金融产品线,着力提升综合服务能力。”吕家进说。

我要评报  | 关于人民日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