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电子游戏 >

张钊瀛:艺术应该是生活的必需品 A15

    南京又多了一家美术馆——新星星美术馆。近日,美术馆正举行名为“三幕剧”的展览。青年艺术家张钊瀛有两件作品参展,一件是放在美术馆入口处的抓娃娃机,小不在意还以为是娱乐设施,而另一件则是一张布满乒乓球的球台。除了有作品参展,张钊瀛还参与了展览的布展。昨天,记者通过电话对他进行了采访。
  虽然他在四川美术学院教书,但南京对于他来说并不陌生。这几年,他有两三个展览在南艺美术馆展出,因而对南艺周边比较熟悉。频繁的时候,几乎每个月都会来一趟南京。他说:“以前有人说南京以传统艺术为主,而缺少当代艺术。现在看来,南京的艺术生态很不错,不管是老艺术家还是年轻一代都在进行一些改变。”

  “三幕剧”的展览是分时段揭幕的,目前正在进行的是第二幕“游戏”。张钊瀛的《乒乓》很好地契合了这个主题,紫色的灯光照在镶嵌着密密麻麻乒乓球的球桌上,桌子上放着一副球拍。张钊瀛告诉记者,参观者是可以拿起球拍打球的。但“打起来有难度,桌面上有障碍物,打起来不会这么顺畅。”他说:“这就像我们玩竞技类游戏,我们会设定目标,可是尽管你真的努力了,结果并不如期许。”
  在这里,他把游戏看成是事物与事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桌面上镶嵌的密密麻麻的乒乓球代表的是人,“胜利者之下有很多牺牲的人,既然有赢的人,必然有失败者,而且会有很多失败者。”他用白色的乒乓球代表人,是想说这个时代千人一面,很多人是麻木的又是苍白的。
  张钊瀛在艺术创作中提出了“场域”的概念。他认为,艺术作品不是离开了艺术家的手就算完成了,艺术作品应该与呈现艺术作品的区域,与观者发生一些关系。他注重自己作品与受众的互动。本次展览的另一件作品抓娃娃机就很强调互动性。他把游戏币设计成自己的头像,观者只需要丢下随身的一件物品就可以换取游戏币。“买就是生产力嘛,我鼓励大家来消费我。”
  展览开幕的当天,张钊瀛也在现场。不少人被抓娃娃机吸引,丢下了随身的东西,“有人留下了房卡、钥匙、家乡特产、小零食,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有。”他解释,观者丢下的这些东西会被保管起来,后面的观者可以拿自己的东西来置换,所以这件作品是无限生长着的,“观众也参与到作品中来,我和他们是交互的关系。”
  用他的话说,他打造的现场感更像是一个“陷阱”,用人们生活中熟悉的东西把他们先吸引进来,然后去发掘人们的“集体意识”,“这就是我先把你吸引过来,再跟你说事情。”
  这跟新星星美术馆开在德基商场里面一样——在一个特别世俗化、大众化区域有一个美术馆。张钊瀛觉得,现在的人们习惯了去专门的地方看艺术品。这样让艺术离生活太远,“我们应该让艺术进入生活,成为生活的必需品,而不是高高在上。有些人会说,我看不懂。其实你不是看不懂,而是你不了解。现在我们把这个门槛放低,人人都可以进来。”
  “三幕剧”的展览还设有艺术体验项目,比如参观者可以参与绘制马克杯。张钊瀛也创作了一个杯子。他画的是黑色的星空。以马克杯为素材创作与他以往的创作都不同,“我以前的作品放在美术馆里面,或者其他的公共领域,与人们产生的关系更为公众化。而我跟杯子之间,还有接受杯子的这个人,我们之间更像是谈恋爱的关系,就是我跟这个人的对话是特别私密的。”
  实习生 王子杰 本报记者 薛旻
  搜包:
  他喜欢大包包,因为可以“随时买衣服,买材料!”他是很爱逛街的人,他爱买衣服,而且还愿意陪女生买衣服。目前单身的他笑称,“以前就很爱陪前女友逛街”。
  1.一个很大的包包,可以放下一大堆资料。
  2.备用充电线,生怕失联后缺失安全感。
  3.纸巾随时带着,谁需要谁用。
  4.一个大的票据包,所有的发票材料支出、机票都装在里面。
  5.车钥匙和家钥匙。
  6.他有时来回香港比较频繁,就通行证随身带。
  7.以前,一位他的老师送的钱包,一直用着,他是个长情的人。
  8.到哪就在酒店画方案,一堆酒店的纸都会被他用来画图。
  9.他会随身带一本方案本,去到哪画到哪。
  10.另一张画有方案的纸。